關於部落格
你不用奢望在這邊找到什麼正常東西(笑)
我只是想要一個全黑版面不行嗎=w=
最後就是拿來逼自己寫東西的ˇ
  • 8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GR21題之14 忠誠

傳說地球還用著AD這個年代時,西方中古時期有段被稱作『騎士時代』。而傳說中的騎士,是忠誠的代表。 不過在科技發達進步的今天,太過古老的歷史語傳說早已被人們遺忘。更何況是非生長在地球上依憑在宇宙人工衛星上生存的居民呢? 據說騎士在受洗時是必須身著白短袖衣、紅長外袍和黑斗篷 --白色象徵純潔;紅色象徵鮮血;黑色是面對死亡時必須的勇氣。 * GR21題 14.忠诚 * 雷已經不太記得這段資料是從哪得知的,到底是吉爾伯特書房裡那些不知為何存在的磚頭精裝書還是就讀幼校老師課堂上略提過的談話,他是沒有印象了。 然,ZAFT制服是否也無意包含了裡頭那層意義呢?就像遺傳下來的記憶,人類對顏色總是有既定的印象與描述。 不管如何,當穿上這如血般紅的榮譽代表那刻,教官提醒他們的也都和中古時期那些騎士們所要遵行的信念一樣了。 『忠誠』 不同的是軍人忠誠於國家;中古的騎士忠誠於他們封建的領主-- --而他這輩子只忠誠於一個人。 * 『議長只允許他認可的角色存在,對他有好處的拉克絲,還有作爲MS機師的我,但就算妳也無法一直這樣做下去吧?這樣的話,妳遲早也會被殺……所以一起來!』 螢幕上渾身溼透的藍髮少年伸出了手朝少女喊著,然而少女並沒有握住那隻手。 他默默的盯著螢幕,感到了一絲不解。雖然認識不深,但只要看得見的人都知道粉紅色頭髮的女孩對少年抱著是什麼樣的感情。 --那麼,她為何不走? 爲了繼續假冒PLANT的拉克絲克萊因?這對她有什麼好處?難道是對國家的奉獻嗎? 真是可笑。 螢幕的微弱光線驟然閃了下,轉成未開機前的黑暗。背後男人從舒適的辦公用坐椅站了起來走向他:「在想什麼?雷。」 陰暗中吉爾伯特的金色眼睛像貓似的,既危險又有媚惑的感覺。 「沒有。」反射性的回答,畢竟事情也已經過去了,何況自己對阿斯蘭也沒什麼好談的,從一開始就是。 若要說有,就是回顧了自己當時的憤怒。這是一向冷靜的雷少有的失控,甚至還對之喊出『我不會原諒,你背叛吉爾!』這種情緒性的話。他幾乎忘了不該透露出自己和吉爾超過於上司和下屬的關係。 想到這樣過於孩子氣的自己,雷只覺得彆扭--果然還是不夠成熟嗎? 像是看穿了眼前人心裡的交戰,吉爾伯特笑了笑撥開對方至肩的金髮,底下衣領露出的是枚半羽翼狀泛金屬光的白徽章,翅葉聚集處嵌了金色的圓形,像眼睛一樣。他珍重地撫上別在黑皮領上的白色羽翼。 「還是你戴起來比較好看。」 阿斯蘭能留多久,他心中本就有分寸,只是沒想到還是早了點。當然也不是很在乎,畢竟這顆棋子並沒有自己預想中的重要,只是有了總比沒有好。 是故聽到影帶裡那些話-好比自己也會把米亞殺掉-吉爾伯特也只是一笑置之而已。要下好棋就要有冒險的準備和一點點賭的勇氣,頂多他這邊賭輸了--雖然留給別人的印象那麼差倒不是件值得高興的事。 他對任何人的忠誠度都沒有信賴。要說到忠誠,沒有人比雷更有資格戴上FAITH;甚至根本也沒必要戴上--FAITH只是用來獎勵或警戒可能還會用到的棋子,提醒他們的定位和責任:服從上級和國家。 而雷從一開始就完完全全是自己的。 這是他最有自信的地方。應該說,不管什麼情況,這孩子才是他所持有最終的武器。 人心是最軟弱同時也是堅韌的東西--那麼得到一個人至死不渝的心和力量是多麼不容易的事? 他想,也許自己是用了最自私的方法將這孩子束縛在身邊吧?所謂的忠誠,也是有所建立在某些條件之上的。正如中古的騎士建立在和領主的附庸關係;軍人建立在國家該對其家人保護的義務上面;雷和自己便是建立在情感之上了吧? 曾幾何時那個揣著自己外套喊著『吉爾吉爾』不到他腰際高的孩子,現在已能對著自己說『我會保護吉爾的』這種話了呢。 「--因為從一開始選擇忠誠的對象就不一樣……嗎?」吉爾伯特自顧自的講著,饒有趣味地。 眼前的孩子淡淡地偏過頭,垂著眼望向自己手碰觸的徽章。 他在真打下自由後和阿斯蘭的辯解這麼說了:『這裡是ZAFT,而我們忠於的是評議會和議長。』 其實,只要吉爾就夠了。沒有人會懂,他也不奢望任何人懂。 雷突然想到那段記憶中描寫騎士的文章。 --他在實驗室出生看到了蒼白;在穿上如血般紅的軍服象徵了忠誠;然後是看不到未來的漆黑。 --因為他已自願讓向之宣示忠誠的男人掩蓋了雙眼。 他緊緊握住了衣領上的羽翼。 忠誠不是盲目,而是他對自己生命作出的選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