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你不用奢望在這邊找到什麼正常東西(笑)
我只是想要一個全黑版面不行嗎=w=
最後就是拿來逼自己寫東西的ˇ
  • 8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我瘋了不要理我啦!!!

『你失去過嗎?』 『你從小就是吃藥長大的嗎?』 『你體會過那種從有意識以來就在等死的無助和絕望嗎?』 『你是沒有受到祝福由金錢和儀器堆砌出來的生命嗎?』 『你了解那個孩子看不到未來嗎?』 風,捲起。六月理應溫暖的地球北半微風卻在男人沉穩壓迫的字句下顯得寒透入骨髓,被吹帶上半空的落葉突地散落,像虛幻一般的紛紛灑在他們兩人中間。 男人像連風起風落都能控制的王者,削短的頭髮雖然不見往日的那種深沉,但再調整者也獨特的金色眼睛散發的氣勢依然不減--甚至是陌生的,和當年面對阿斯蘭帶著那種深懷心機表面卻掛著溫文的笑容不一樣;他殘酷的看著自己,像是要品嘗什麼預見的血腥和痛苦冰冷的無情。 --這才是他的真面目。阿斯蘭不由得退了一步,那是曾經掌握了整個宇宙的男人本來的氣勢。一直以來他在阿斯蘭面前那種客氣溫和的模樣只不過是種假象,雖然自己早已對這人的目的略感覺到一二…… 這種明目張膽的憤怒的一面是不曾有的! 『阿斯蘭,你知道失去深愛之人的痛處嗎?』吉爾伯特輕輕的說著,像是想起了什麼。 --我會保護吉爾的,絕對。 --對不起……對不起……吉爾…… 他怎麼還能怪他?他怎麼忍心怪他? 雷,你為什麼要那麼難過呢? 無視於眼前對自己來說還是個稚嫩少年的驚恐,吉爾伯特淡淡的吐出幾個字: 『我不會原諒。』 阿斯蘭睜大碧綠色的眼睛,說不出話。 這是生物本能的恐懼。 『你們用著自以為是的正義毀了那孩子的一切。』 『他是哭著走的,你懂嗎?』 --『那個孩子至死都還護在他身上呢……。』 醫官在他意識模糊中所說的話,當時最瞬間的直接反應是心裡的痛處。 痛徹心扉。他從來沒有想過雷比自己預期的還要重要。 雖然是淡淡的語氣和多數疑問句,卻帶著最深的痛處和恨意。這是吉爾伯特第一次將自己的想法和感情如此表明,他一向是高深莫測以表面姿態防備著的,而這也是他一項以引為豪的優點。 然而,也不需要了。在一切都失去的現在。 『毀了別人的生命而活下來的你們,有什麼資格?』 『不……』 『這樣子你們以為就讓他得到了救贖嗎?』 --崩潰而哭著離開人世的怎麼能算是救贖? 『--別再說了!!』承受不住的大吼。 『阿斯蘭,你知道當年你和拉克絲.克萊因的基因調整是基於我在研究生時期的論文調整出生的嗎?』像是掌握了什麼,吉爾伯特突然換了個語調說著。『雖然那個時候很完美,也受到了不少的推崇……。』 『不過年少時代的事,誰又說得準呢?我怎麼說也還是個剛從學校畢業不久的基因學家啊。』 是的,當年吉爾伯特的論文並不是完美的。 『……什麼……?』近乎沙啞的聲音從阿斯蘭嘴理發出,像是呻吟。 『看起來我還是只有在基因學上才能得勝呢?』黑髮的男人轉過身,線條恰到好處的側面露出了像是勝利的表情。『我很期待你和粉紅小公主的『未來』是什麼樣子喔。』 --雷,如果你沒有未來的話,那其他人我也不會讓他有。 操控著生命的最初,不正也是最改變不了的嗎? 『因為你曾經算是我的下屬,所以這種事還是先告訴你會比較好吧?』 清冷的街道上,他看著男人從容的離開。 世界崩塌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